初中国庆日记

从此提笔为说书

小七

恍惚中挣扎,放弃回溯梦境中的种种边锋余姚约牌片刻的清醒让我恐慌于没有眼镜的无力感。

匆忙的寻找那片给予我光明的眼镜,却又不慎跌下床头,干涩的喉咙发出一声轻叹,便没了后续。

我不知,是从何时,我戴上了沉重的枷锁,不再妄想去反抗;我不知,是从何时,我装上了虚伪的镜片,掩饰眸中的寒霜;我不知,是从何时,我不再年少轻狂,不再是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

我好可笑啊,我自以为看透凡尘,不染琐事,但实际,我不过是你眼中的小丑,在试图跳过房梁;我好可笑啊,我竟将你的怜悯当成友好,不知恬耻的上前讨好;我好可笑啊,为了追逐你,竟放下我的傲慢,祈求你的归来,可实际,你已走远。

你可知,我曾经的高傲,是我最后的伪装,我用它,来掩盖我曾经的伤疤;你可知,我曾经的孤僻,是我最后的勋章,我用它,来安慰我脆弱的自尊;你可知,我曾经的冷笑,是我最后的感情,我用它,来驱散无边际的黑暗。

那就这样吧,你我便渐行渐远;那就这样吧,从此形同陌路;那就这样吧,从此提笔即为说书人,从此世上只有提笔乾坤说书人,再无鲜衣怒马少年郎。

最后一首诗,笑我尽无知,赠与君相随,绝我相思路。

迟迟不见君断言,斗胆自来与君欢。

痴心妄想黄粱梦,展颜一笑知深浅。

多情应笑我,笑我无知苦痴深念,笑我自欺不知无缘,笑我明知碧落黄泉初二日记老师的惩罚800,笑我相思不知入骨间。

那么初二日记老师的惩罚800,自此再见,在下告辞。

告别之语说不尽,辞去归来书上信。

上一篇:被校服封印了颜值

下一篇:没有了